1 2 3 4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 文史资料

陇东战役侧记

发布日期:2016-09-14来源:区政协办

  1948年4月中旬,西北人民解放军主力,经淳化、栒(旬)邑,取邠州、长武切断西兰路,深入宝鸡。再由宝鸡回师北上,在泾河以北的玉都庙、屯子镇、荔镇地区,曾遭到胡、马部队南北夹击。但由于人民解放军的英勇奋战,终于摆脱了胡、马的围攻,安全进入陕北。这就是震动一时的西府、陇东战役(国民党称泾渭河谷战役)。  

  西府战役初期,整编第八十二师马继援部为了配合胡宗南部,对人民解放军后卫部队即第六纵队罗元发部,在麟游山区展开了突然袭击,占了些便宜,得了些战利品。蒋介石、胡宗南便借机大肆宣扬“战绩”,还组织了一个中外记者参观团到战区参观访问,妄图挽回其“常败将军”的声誉。同时还大力吹捧马继援,如当时胡给马的信中说“自古少年出英雄,我兄足以当之”。一些国民党报纸的记者,对马继援也大力吹捧,于是马继援便骄傲自大,自不量力地说:“彭德怀回陕北后,再不敢侵犯我防区了。”还说什么:“我们不能把陕北的共军消灭完,消灭完了,蒋介石会把我们调到山西战场去。”可见他得意忘形到了何等地步。

  5月4日下午2时,我走进西峰镇军部参谋处办公室,见到办公桌上扔着一份电报。我一看是西安绥署胡宗南拍来的“十万火急”的“极机密”电报,其主要内容是:“据空军侦察,共军已出没于玉都庙、屯子镇、荔镇之间”。但马继援在上面却批了“除皮”(意思是不可信)两个大字,就扔在办公桌上没人管。马继援的傲慢使他无视现实。而现实是无情的。约半小时后,情况大变,各处电报、电话纷纷打来,马继援这才仓促命令各部队分道堵击。

  人民解放军于4月26日解放宝鸡,摧毁胡宗南的后勤基地后,就回师北上。5月3日晚,其先头部队,已进入玉都庙、屯子镇、荔镇地区,胡部空军侦察完全属实。但驻在平凉与泾川的马继援部,被些微胜利冲昏了头脑,疏于戒备,一直没有觉察。胡宗南部队自宝鸡尾追人民解放军,只隔一日行程。4日下午胡部已到达泾河边。当时胡部整编第六十五师师长李振,在电话上向驻在泾川城内的骑兵团团长马得胜打听情况,他们一个是青海人,一个是广东人,说了半天大家都听不懂,只好作罢。弄得李振啼笑皆非。其实马得胜这时候关于人民解放军已经渡过泾河的事,一点也不知道。

  整编第八十二师副师长马全义被派到玉都庙指挥作战,我跟随他于5日下午到达玉都庙。这天上午,风和日丽,午后忽然刮起一场西北风,势头很大,黄土滚滚,天昏地暗。我们到达玉都庙时,第一○○旅和骑第八旅已经包围了玉都庙。城上人民解放军也早已森严壁垒,严阵以待。据老百姓说,进入城内的是人民解放军第一纵队。

  玉都庙是泾川北部的一个镇子,只有东西一条街道,没有南北门,城墙约有两丈多高,四围都是平原。在城南有一条被洪水冲开的干沟,这条沟的出口只有5米多宽,2米多深。但越往南走,沟越深越宽,离城约1000米处,通到一条东西方向的大沟,正好形成一个“丁”字形。沟底有条大船,向东通到屯子镇、荔镇。

  马全义了解情况后决定:“今天风大不能攻城,明天拂晓开始攻击,城内共军已是笼中之鸟,有翅难飞。”大风越刮越大,刮了一夜。当地老百姓说:“像这样大的风从来没刮过。”

  第二天拂晓风停了。眼看太阳快出来了,仍然还是静悄悄没有一点动静。不久便传开了,解放军全部突围了,玉都庙只剩下一个空城。“有翅难飞”的解放军是怎样走的呢?这真是一个奇迹,大家惊叹不已,马全义和大家一样也感到“真想不到”。

  骑第八旅开始向南追击。这时,由泾川向玉都庙前进的胡部第六十五师也到达大沟南沿,由于双方误会,自相厮杀,贻误了追击时间,一部分突围的人民解放军迅速摆脱了困境,继续向东转移了。5日夜,在屯子镇、荔镇的人民解放军也遭到胡部整编第三十六师与马部步、骑兵的攻击,进行了一次混战。但由于人民解放军英勇奋战,得以迅速向东转移。

  马继援率领军直属部队及杨修戎团,由西峰镇出发指挥前线战斗,6日上午在马头坡与东进的解放军遭遇,战斗十分激烈。马继援的乘马负伤,马本人也几乎丧生。经过一阵恶战,解放军安全转移。至此各路解放军已全部脱离了不利状态,经宁县、正宁安全地进入陕北,结束了西府、陇东战役。

李少白(选自《永恒记忆》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