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 文史资料

崆峒山“皇城”与“隍城”辨

发布日期:2021-12-13来源:

 崆峒山“皇城”与“隍城”辨

  崆峒山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有“道源圣地”之誉,以黄帝问道广成子而闻名天下,文物古迹遍布全山,自古便是文人墨客、善男信女们的游览胜地。崆峒山众多名胜古迹之中,最能体现崆峒山厚重历史的就是那些依然挺立在苍松峭壁间的古建筑群。崆峒山古建筑群以皇城、雷声峰及凌空塔三处古建筑群组成,初建于唐宋时期,现存古建筑为宋代、明代建筑遗存,清代与民国时期曾不同程度的予以修葺。2013年3月崆峒山古建筑群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自20世纪80年代始,部分碑刻、书籍及对外宣传资料中将崆峒山皇城写成“隍城”,至今“皇城”与“隍成”仍交替出现在许多书籍资料之中。其究竟到底是“皇城”还是“隍城”?看似只有一字之差,却也反映出称谓变化背后的文化内涵。近期笔者就此问题做了一些调查考究,不揣浅陋,就教于专家学者给予指正。

  崆峒山皇城位于马鬃山之巅(亦称绝顶、大顶),为崆峒山核心建筑区域,道教重要活动场所。皇城主殿始建于北宋乾德年间(963-967年),元代为崇佛阁,内奉释迦佛。明代驻平凉韩藩王对皇城进行过大规模修葺、扩建。现存皇城古建筑群由大小八座庙宇组成,均为明代建筑。其建筑风格独特、依山就势,中轴对称、错落有序,最中心为真武殿,殿内奉真武大帝,整个皇城四周包围于城墙之中。笔者通过对崆峒山现存碑刻资料进行系统梳理后发现,崆峒山均无“皇城”的明确记录,明代崆峒山碑刻中对“皇城”的记载均为“大顶”“绝顶”“金城”,并无“皇城”这一称谓。“皇城”一词最早出现于清代乾隆四年(1739年)《重修后楼皇城碑记》,碑中所记“崆峒乃宇内名山,大顶为崆峒元首,而皇城后楼又大顶之屏障观瞻也”。其次,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重修大顶正殿献殿暨皇城并金妆圣像碑记》《游崆峒记碑》及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重修崆峒山大顶金城宝殿碑记》等6通碑刻中均有“皇城”一词。皇城通常指东方国家都城建筑中,位于都城与皇帝、皇族所居的宫城之间的区域,由城墙围绕,具有独立的城门。依此定义,崆峒山皇城也以“皇城”命名当另有原因,这还要从明成祖朱棣说起。道教中记载,真武大帝乃元始天尊化身,而元始天尊所居住之地则是大罗天中央的玉京。元代时期就有一些信奉道教的人合资铸造了一座铜殿,建于武当山天柱峰顶,此殿作为真武大帝在人间的住处。明成祖朱棣称是在真武大帝的保佑下夺取了天下,于是在大修武当山道观时,铸造了更大的金殿取代了原来小金殿的地位。明永乐十七年(1419年),明成祖又下令在武当山修建紫金城,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完工。紫金城又称皇城、红城,它围绕天柱峰顶修建了城墙,金殿则被围在其中。真武大帝就被供奉在紫金城环绕的金殿之内,象征他居住在人间的“玉京”(道家指天帝所居之处)。“北有紫禁城,南有紫金城”。紫禁城就是北京的故宫,也是当时皇权至高无上的象征,而紫金城能与其并称,可见其地位之高。明成祖朱棣将真武大帝视为护国大神,极力崇奉真武神,令全国各地兴建真武祠庙,崇重祭祀典礼。现存清代同治十一年(1872)刻本,由张伯魁编纂《崆峒山志》中记载“明成祖崇祀真武,寺宇因改建真武,照依武当山以三月三日为朝山之期”。上行下效,驻平凉韩藩王便仿照武当山,将崆峒山创建成真武道场,即崆峒山大顶规模宏大的道教建筑群——“皇城”。而崆峒山真武殿就在皇城之中,明代初建之时顶覆铁瓦,远望如金台玉阙。


  在许多有关崆峒山书籍、资料中与“皇城”相形出现的“隍城”又是什么原因呢?

  据载,城隍的“城”原指挖土筑的高墙;“隍”原指没有水的护城壕。古人筑城是为了抵御外力侵扰,保护城内百姓的安全,所以不惜一切修城墙、城楼、城门以及城壕、护城河等防御工事。他们认为与人们的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事物,都有神在作用。于是“城”和“隍”这些具有保护作用的建筑被神化为城市的保护神。而“隍城”一词经查阅后仅是江西省的一个地名,与宗教、建筑无关。由此可见,崆峒山皇城被称为“隍城”当属音讹误传,应为“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