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 文史资料

寻访红色革命根据地--程璞

发布日期:2021-12-16来源:

  寻访红色革命根据地  

   

  我们从四十里铺镇之南坡通向大寨的道路盘山而上,到了塬面继续向东北西南方向延伸的道路即宝平路前行,至大寨乡白土村东端路口为灰色砖墙围砌的喇叭口型的道路进去就成为通村水泥硬化路,一路又折向东行,道路两侧塬面逐渐收窄,梯田地块也逐渐窄小,道路之北侧是隔沟相望的波浪状连续起伏的塬面边缘,因为是四月初,山塬一片枯黄,虽偶有杏花对望,柳梢和小草初探绿意,但毫无遮挡视野开阔。经常在户外行走,因此选择这个时间出行,是为了躲开夏季绿色的笼罩而看得更加清楚全面,因为我是沿着革命前辈曾经斗争过的地方的线路重走他们背着褡裢趁着星光无数遍奔向一孔孔闪着微弱光芒的窑洞,那里有贫困的人民在急切地等待燎原之火,将天空点燃而迎来光明。

  道路北侧塬畔窑洞也已废弃,空留春风徘徊。道路南侧就是巨大的纵贯大寨乡南部的深谷南阳涧,将大寨乡区域一分为二,南阳涧之北是平坦的塬面,之南就进入沟岭相间的山区地带。

革命星火小马家

  站在岭头居高临下,突然收边的塬面成为巨大的陡峭的山体,直视脚下有点眩晕。沟底却是平坦的田地,涧南山根是宝中铁路依山而过钻入山洞通向崇信,涧西就是大寨乡政府所在地赵塬,再西就是横亘的潘岭,改变了其东西走向的基本形态而不知所终。因为我对这一带极为陌生,也没有看电子地图。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我此前了解到的位于南阳涧谷底的大寨乡小马村俗称小马家的烈士旧居及其墓。

  说到大寨乡小马家,在平凉东川乡镇的群众中知名度极高,因为这里从1940年开始至1949年解放,是掀起红色革命风暴的核心区。如果说平凉市崆峒区是陇东地区红色革命的中心,其实核心在南阳涧,南阳涧的中心又在小马村至潘岭老北山、土谷堆一带山区及崇信县、华亭市交界地带这样一个区域。解放前国民党政府为围堵、预防革命活动,实行封建保甲制度,以村级单位为保,小马家保包括今天的大寨乡小马村、雨林村、马营子、槽子等村。小马家是其中心中的中心,因为当时南面背靠崇信县,北面属于平凉县,西南又是华亭市,这样一个三角地带。这一带为偏僻的山区贫瘠的土地贫穷的百姓,为躲避抓丁派捐摊税,一家有三个身份证明:平凉县、崇信县、华亭县(今华亭市)。其实军阀政府和土匪是不看身份证明的,只要钱粮和壮丁。

  崆峒区的革命火种自1927年中共平凉特别支部成立被点燃,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随着革命者和贫苦百姓的斗争,日趋壮大呈燎原之势。革命的高潮大致有三次:第一次是1925年至1927年,西北革命联军响应北伐进驻崆峒区,是现代意义上革命思想快速传播和初步建立党组织的具有重大意义的革命事件。第二次是抗日战争时期,因为张学良东北军与杨虎城西北军入驻,他们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倾向和支持革命进步力量,崆峒区的革命活动发展迅速,为全民族抗战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两次都是以城市及东部西兰公路两侧为中心。第三次是陕甘宁边区成立以后, 因为崆峒区毗邻边区,是革命斗争的核心区域1937年,中共中央把陇东地区革命分为边区和统战区两个部分,成立由党中央直接领导的中共陇东特委,开辟庆阳、合水、镇原、固原等县统战区党的工作,并领导党在平凉地区国统区的工作,从此,党组织对崆峒区革命的领导更加具体和有力,虽然党组织的具体名称不断调整和变化,但目的是因地制宜、因地施策,使党在崆峒区的工作更加富有成效。而以小马家为中心区域的红色革命地下交通线向北直达陕甘宁边区,南至陇南,东至陕西陇县,西至固原,形成一个巨大的区域,历来为兵家战略重镇的崆峒区成为重要支撑,成为边区革命根据地的红色屏障,也是我党农村包围城市的实践。

  1947年夏天,名为平东工委的党组织正式落地崆峒区大寨乡南部山区的关家垭壑,时为武安区的小马保关家垭壑,成为陇东地区革命的交通线、联络点和落脚点,直接组织领导陇东地区的革命,在灵台、泾川、崇信、华亭、庄浪分别发动群众发展党员建立支部开展革命斗争,为中国革命、为陇东地区的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

  小马家的孙秉仓烈士一家就是一个全员参与革命的红色家庭,孙秉仓在崆峒区刚迎来解放就壮烈牺牲,被安葬在与他家一河相隔的直线距离不过几百米的南阳涧山脚下,向西通向大寨赵塬,东出白水镇进入泾河川区原西兰公路今312国道的通乡道路。

  为了对老北山、小马家的地理位置有个更加清晰直观的了解,2020年4月3日,我再次去小马村,从北山俯瞰南阳涧之后,沿山路而下到沟底,一路向东,经过张潘家,到了小马村部所在地,继续向东,出现一条跨河向南山的水泥路,就在这“丁字”路口,道路与山根之间的一块不到一亩的三角地块上,五六个农民正在其中平整翻地,他们的一旁就是孙家墓地,松树掩映下黑色的墓碑,就是1950年重立的孙秉仓烈士墓,碑上刻有党徽。

  路旁,我们见到了久居此地的烈士的亲属,并一同再次察看了其旧居,旧居门前就是沿山而上的水泥硬化路通向塬面,在小马村主任方敏先带领下,我们居高临下从南山再看南阳涧,东西通透直观,山体巨大,南北视线完全被遮挡,我们身后的南山之上就是大寨乡与崇信县接壤的塬地,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走到其尽头。

  我们站在南山上,回看烈士墓与其旧居,虽然我们登高望远,眼前北山根下是烈士墓,旧居台地与之隔河相望,因为旧居周围树木遮掩,虽然树叶还没有展开,但也很模糊,不留心就会被忽略。如果是夏天,就会完全与周围田地的绿色与树木融为一体。

  如果时间允许,我愿用脚走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感受当年革命的星火传播,这是一块英雄的土地,是革命老区、红色崆峒的原点。而我所站立和经过的这条通向崇信的烈士旧居门前路,在85年前的秋天,即1935年8月底9月初,一队疲惫的红军战士从这里经过,跨过北山、跨过西兰公路,渡过泾河穿越草峰塬,与陕北刘志丹的红军胜利会师,为党中央将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建立在陕北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那一队红军将士,就是转战陇东地区长达半月之久的红二十五军。

 

                                                                                                                                              (作者系中共平凉市崆峒区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程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