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关注
平凉日报 立下愚公志 共奔小康路——崆峒区脱贫攻坚走笔
发布日期: 2017-09-01信息来源: 平凉日报浏览次数:

“要把最强的帮扶力量、最优的帮扶资源向贫困村倾斜,拿出“决战”的状态、“冲锋”的姿态,以“一起上”的格局、“认真抓”的劲头,要以干部的“脱皮”换来群众的脱贫,确保2017年达到国家贫困县(区)脱贫退出标准。”在7月25日召开的全市脱贫攻坚推进大会上,市委常委、崆峒区委书记陈铎如是说。
自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开展以来,崆峒区始终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最大的任务和最大的民生,以南部阴湿林缘区、北部干旱山塬区和泾河川区“三大贫困片带”为主战场,全区上下拿出“匠人”精神,下足“绣花”功夫,全力以赴补短板,千方百计提弱项,倾心尽力惠民生,农村贫困面貌发生了显著变化。截止2016年底,全区贫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4412元,4.05万贫困人口脱贫退出,贫困发生率由14.9%下降至4%。


立下愚公志 共奔小康路
——崆峒区脱贫攻坚走笔

南部阴湿林缘区
绿水青山展笑颜

路,记录着大山的变迁,也承载着山里人的梦想。可是,世代与大山厮守,出行尚且困难,何谈脱贫致富。交通不便,如同萦绕在山里人心头的梦魇挥之不去。
“以前路况差,村头巷尾只能走架子车,三轮车勉强可以通行。秋季赶上连阴雨,到处都是烂泥水坑,十天半月下不了地,遇上急事只能穿雨靴拄鞭杆出门。”麻武乡端立村端立洼社村民杨吉荣告诉记者。
至今,他依然记得20年前发生的一件事:端立村沈家沟社李忠奎女儿出嫁,婆家就在同村端立洼社,两个村庄仅隔着一条沟,按照事先双方商定,送亲要绕道走大路,不巧结婚当天大雨从早晨下到了中午,娘家人只能冒雨步行,原本个把钟头的路程走了两个小时,因为一场雨,原本和气的两家人因此心生芥蒂,原本喜庆热闹的场面搞得相当尴尬。
听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起劲,花儿咀社的王东海急忙插话:“现在好了,硬化路修到了家门口,小汽车开进了院子里。去年中秋节,女婿就开着车专程来看我们,要是换在以前,就算有车也进不了村。”
2016年,峡门乡颉岭村邓金祥一家五口人终于喜迁新居。住安全房、走硬化路、喝自来水、用稳定电,这种梦寐以求的日子,邓金祥盼了整整35年。“从记事起,三辈人就挤在两孔窑洞里,直到1981年农村包产到户才修了三间土房。如果不是精准扶贫,我们还蜗居在这山沟沟里呢!”邓金祥感慨地说。
条件改善了,钱从哪里来?经过多半年的调查,乡村两级为颉岭群众量身定做了脱贫发展规划:利用实施移民搬迁后群众的弃耕地,栽植山毛桃4000多亩,吸引外地客商投资、当地产业大户领办加工企业,通过流转土地入股的方式,让群众的钱袋子迅速鼓起来。
“平时人少,到周末就热闹了,小轿车一辆接着一辆,这里空气好,风景也不错,野外还能烧烤,城里人都愿意到这里来休闲度假。”提起月明村美丽乡村建设,麻武乡人大主席屈耀侃侃而谈。
以前柴草垃圾满路、环境脏乱差的石头河湾成了备受青睐的乡村旅游景点,已经完全颠覆了月明人的发展观。78岁的马俊青老人深有感触:“活了大半辈子,眼看黄土埋到脖子,不敢想的事情真的就发生了。”
年轻时满怀艺术梦想、喜欢写写画画的赵生俊,最终没能走出大山,而是留在了这片故土,选择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当发现旅游大有可为,已经61岁的他也动起了心思,准备搭棚种菜、栽果树、种花椒,希望晚年能吃上生态旅游这口饭。
刘亮亮家住崆峒镇蒋家沟村,父亲刘向8年前帮亲戚修房子不小心摔坏腿从此落下了残疾,母亲患高血压平时一直靠服降压药维持。为了家庭生计,只上过小学五年级的刘亮亮去新疆摘过棉花,在杭州一家酒店里当过小工。由于一没文凭,二没技术,在外漂泊一年多时间,他只存了4000元钱。
2010年3月,经熟人介绍,刘亮亮来到位于西沟村的半山坡农家乐,找了一份传菜员的工作。期间,他多次参加岗位技能培训,工作能力逐渐得到大伙的公认。他的踏实肯干、善良孝顺,也让老板朱学夫妇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平时也会时不时关照他。如今,刘亮亮已是这个农家乐副经理,月工资由最初1200元涨到了现在的2600元。
听说自己家被确定为今年的预脱贫对象,刘亮亮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今年27岁的他,在村里已经算是大龄青年,前几年也有热心人帮忙提过亲,可女方一听他家是贫困户,两个老人身体又不好,见面后就再没有下文。婚事一次次泡汤,虽说有些伤心,可得了穷病总要治。
这些天,眼瞅着村里的安置楼已经开工建设,刘亮亮就打算把攒下的10万元拿出来,先交预付款买套楼房,这年月没有房子哪个姑娘愿意嫁?如果还有余钱,他打算在家里修几间温棚养牛,父亲虽说行动不太方便,但养几头牛还对付得来。
“再过两三年,家里经济宽裕了,我就不信娶不上媳妇!”想到以后的日子,这个腼腆的小伙脸上露出了笑容。农家乐负责人朱学告诉记者,这里的30多名员工有四分之一都是来自同村或邻村的贫困户家庭。
今年暑假刚刚开始,闫少华就来到半坡农家乐打工。“这个暑假结束,我能拿到1800元的工资,这些钱够我一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除了假期勤工俭学,每年还能领到2000元贫困生奖学金和1500元“雨露计划”资助。”闫少华说。其实他心里清楚,这些全是沾了精准扶贫政策的光。
南部阴湿林缘区包括崆峒、麻武、峡门、大寨、上杨5个乡镇,下辖77个行政村7.2万人,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8万人,贫困发生率25.7%,高于全区平均值10.8个百分点。
为彻底改变该区域贫困落后现状,区乡两级在多次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了“修路为先、易地搬迁、旅游扶贫”的思路,累计建成通村硬化路546公里,乡级客运站14个,贯通了麻武乡、峡门乡、大寨乡28个贫困村;新建集中安置点58处、搬迁群众2740户,建成了麻武乡月明村、峡门乡四道沟村、颉岭村,大寨乡潘岭村等一批美丽乡村示范点。
在实现1.1万名贫困群众“住安全房、走硬化路、喝自来水、用稳定电”美好夙愿的同时,崆峒区坚持把发展乡村旅游与扶贫开发有机结合起来,积极引导当地群众参与旅游产业开发,大力实施乡村旅游富民工程,先后建成半坡农家乐集中区、海寨沟景区滑雪场、麻武大美生态园等乡村生态旅游新景点,建成标准化农家乐67户,吸纳当地群众就业4340人,其中带动贫困人口就业2237人。目前,南部林缘区建档立卡的1.8万贫困人口已经脱贫1.6万人。

北部干旱山塬区
产业路上好风光

干旱少雨、土地贫瘠是西阳、大秦、寨河等8个北部干旱山塬区乡镇最真实的写照,这里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1万人,贫困发生率曾经高达28.4%,高于全区平均值13.5个百分点。
7月31日,记者沿着唐西公路前行,连片的玉米郁郁葱葱,长势喜人。地处北部干旱山塬区的西阳乡,旱作农业已成为带动群众脱贫致富的主导产业。
59岁的西阳乡西阳村农民杨长恩种了半辈子地,从来没有想到一亩地里能“打”1500斤玉米。今年,他又种了50亩玉米,养了9头牛。“现在国家政策好,种玉米、养牛都有补贴,只要人勤快,肯吃苦,就能过上好日子。” 杨长恩笑呵呵地说。
“西阳的沟沟峁峁没有一片撂荒,全乡6万亩山地85%种植的是全膜玉米。如今,种好玉米养好牛已经成为老百姓的共识。”西阳乡乡长安正勇自豪地说。
望着成片的玉米地,西阳乡西阳村村民杨豹子感慨万千。“种这么多玉米,在前十年想也不敢想。那时候全膜双垄沟播技术还没有开始推广,遇到干旱年份,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北部塬区回族群众历来有养牛的传统。崆峒区因势利导,千方百计加大投入,扶持贫困群众修牛棚、建青贮池,大力推广肉牛标准化养殖,近六成贫困群众通过养牛摘掉了穷帽子。
36岁的杨哈山1998年从平凉农校毕业后,一门心思当起了“牛倌”。现在,他凭借在校所学的知识以及灵活的头脑,发展家庭规模养殖,13头肉牛个个膘肥体壮。最近,他又借助国家政策,准备扩大养殖规模。据介绍,今年西阳乡种植玉米4万亩以上、肉牛饲养量达到3.3万头,“旱作农业+肉牛养殖”已成为西阳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黄金套餐。
来到香莲乡,公路两边矮化密植果园里,果农们正在除草,树上挂满了果实,广袤的田野处处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这是崆峒区大力发展林果产业的一个缩影。
“现在种果比种粮收入要好,赶上好年景,一亩果园能顶十亩庄稼。”香莲乡什字村果农刘正芳笑容满面地说。
尝到种果甜处的刘正芳,把在外打工的儿子刘世恒叫了回来,父子俩拿出家里所有积蓄,又贷了10万元扶贫贷款种苹果。现在,承包的24.6亩园子已经开始挂果。刘正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1棵树产100斤果子,1斤按2元算,1000棵树就有20万元的收入,一年就能收回成本。“这片果园可是我们全部的‘家当’,也是我们全家的希望。”刘世恒说。
在草峰镇余寨村隆德园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满山遍野的核桃林煞是壮观,走近一看,栽植的2年苗木已经一人多高。在这里打工的余寨社村民余虎平高兴地说:“我们把土地流转给合作社,既收租金,又拿工资,一份地赚了两份钱。”该合作社负责人刘旭升告诉记者,合作社成立2年来,仅给当地群众发工资就花了131万多元,每户收入增加了1778元。
近年来,崆峒区先后扶持建办了凯沣贸易、金江副食等龙头企业16家,建成专业合作社513家,参加合作社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达到90%以上。同时,发展果树经济林3200亩、林下种植2万亩,果产业已成为贫困群众的“绿色银行”。随着脱贫攻坚深入推进,北部干旱山塬区已有2.2万人脱贫,占区域贫困人口的82.9%,贫困发生率下降到3%以下。

泾河川区
沃野田畴谱新篇

“愿望?今年冬天闲了,开车带着全家人到南方去转转。”可在20年前,罗建国最大的愿望是老天多下两场雨,让地里的庄稼收成好些,全家人能吃饱穿暖。
从上世纪90年代贩皮毛、跑运输、搞养殖,到如今成为种植温棚蔬菜的“专家”,年收入超过4万元,摘掉多年的穷帽子,盖起新房子,开上小轿车,崆峒区安国镇尚堡村孟家湾社村民罗建国用30年的时间,不断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好日子是干出来的,现在虽说不愁吃、不愁穿,但离小康还有差距。今后我还要继续好好干,把日子过得更红火!”
致富最终要靠发展产业,没有增收产业,脱贫就是一句空话。
7月31日,记者来到崆峒区泾河川区西川蔬菜基地,从油坊村制高点放眼望去,数百座设施蔬菜大棚拼出了一块“绿色版图”。走进安国镇油坊村逸轩种植农民合作社,一簇簇花朵灼灼绽放,一片片蔬菜绿意盎然。看着即将装车的西红柿、辣椒和松花菜,负责人杨广明笑得合不拢嘴。他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村民对种植大棚蔬菜致富已经认可,农村富余劳动力可以离土不离乡,离田不离家。每户只要有一人稳定就业,就能实现脱贫致富目标。”
崆峒区位于泾河上游,土壤肥沃,日照充足,年均气温9.2℃,年均降雨量524.7毫米,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非常适宜蔬菜生产,发展蔬菜产业市场前景广阔。尤其是白水、花所、柳湖、安国等川区乡镇,群众素有种菜的习惯。
聚指成拳力量大。崆峒区鼓励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让农民专业合作社带着贫困户“抱团闯市场”。已建成了16户投资在500万元以上的龙头企业,采取合作、入股等方式加快农村土地有序流转,1万余户贫困群众既得到了土地租赁收入、也通过当产业工人得到了工资收入,还学到了先进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全省60个休闲农业示范点之一的花所乡天源生态农业园,从“靠天吃饭”的传统种植业,到后来发展高效旱作农业,再到如今打造绿色生态循环农业,平凉天源农牧从无中生有,到有中生优,成功走出了一条“养精品牛、造有机肥、种放心菜、建观光园”的绿色循环农业新路子,累计培养周边乡镇各类产业技术工人230余人,辐射带动白水镇、花所乡境内6个村稳定脱贫30多户110余人。
如今,像花所天源这样的规模化产业园,像罗建国这样的产业技术工人,都是通过发展蔬菜产业走上了致富路,昔日“晒日头、坐炕头”的贫困群众,如今在增收路上各显神通,过上了四季数钱的红火日子。
数据最有说服力。截至2016年底,泾河川区设施蔬菜种植面积达到了2.57万亩,蔬菜产业实现总产值7亿多元,蔬菜产业对农村群众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贡献达到1000元左右,占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4%,蔬菜产业已成为贫困户的致富产业。
一花独放不是春。面对泾河川区人口密集,人均增收困难的问题,崆峒区给出的答案是:制定有针对性的劳务输转计划,鼓励多渠道就业,特别对具备一定创业条件的贫困户开展创业培训,使每户贫困家庭至少有1人掌握1门致富技能。同时,持续做大做优“陇原月嫂”“陇原巧手”等劳务品牌,鼓励能人带动增收。
“精准扶贫以来,我们培养的贫困户星级月嫂就有130人左右,白水镇杨涧村贫困户杨小玲,通过自身努力,当月嫂不到三年时间月工资已经拿到了7000元。”平凉加豫月嫂护理中心负责人马玲霞告诉记者。
要改变,并不容易。记者了解到,今年46岁的杨小玲,多年来独自抚养两个儿子,家里日子过的异常艰辛。看着村里人个个卯足了劲挣钱,杨小玲也有了自己的“脱贫计划”。“我的目标是当上‘金牌’月嫂,拿到平凉最高工资。为了孩子,为了一家人过上好日子,自己苦点累点没啥。”杨小玲说。
谈起过往经历,杨小玲对记者说:“当时真是穷怕了,才鼓足勇气参加了技能培训,还好顺利通过了考试。现在,工资不断上涨,班也排得满满的,感觉生活挺幸福的。”
数据显示:2016年泾河川区安国镇、花所乡、白水镇、柳湖镇4个乡镇输转劳动力2.3万人(次),实现劳务收入5.1亿元,其中输转贫困户劳动力0.2万人(次),累计实现劳务收入1200多万元,劳务收入已成为贫困群众增收的重要来源。
培育内生动力,更有外来助力。“咱现在的日子跟城里人有啥差别?”崆峒区白水镇焦庄村建档立卡贫困户高小霞翻看老照片,不禁眼眶泛泪。就在几年前,她们村百亩杏园的杏子只能到城里去卖,既不方便,也卖不上好价钱,现在通过崆峒农场电子商务平台销量竟然突破了1.2万单,亩均收入高达5000元,近8万斤杏子都是通过电商平台销往全国各地。
如今,泾河川区正从输血式、救济式扶贫向造血式、开发式扶贫转变。截至目前,泾河川区4乡镇建档立卡的0.8万贫困人口已经脱贫0.6万人,占区域贫困人口的79.8%。

 

主办:中共崆峒区委 崆峒区人民政府

承办:崆峒区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电话:0933-8215257   邮箱:wwwgskt@163.com

Copyright © 2010 www.kongto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陇ICP备11000445号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9/05 16:5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