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崆峒

<

生命之树常青——张友三同志生平纪略

发布时间:2022-01-13 来源: 崆峒党史
【 字体:
分享到:

  1986年3月30日,一个为党奋斗了四十八年的共产党员的赤诚之心停止了跳动,他就是甘肃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副主任、党组成员、省政协委员张友三同志。

  少年志壮用 投身革命

  张友三,原名张达文,甘肃省靖远县石门乡张家庄人,1921年12月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少年时的友三就读于靖远县城西关学校,他好学上进、才智过人、思想进步、胸怀远大抱负,在乡亲和同学中得到称赞。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蹂躏着我中华民族的大好河山,年仅17岁的友三,几经周折来到兰州八路军办事处,聆听了任修权老同志的抗日演讲,激发了他报效祖国、驱逐倭寇的意志和决心,随后他冒着生命危险,冲破重重封锁,奔赴革命圣地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他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列主义政治理论与军事技术、不久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抗大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抗日前线晋察冀边区工作,历任排长、政治指导员,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后来他又调回中央机关工作,任延安保安处股长等职,在这期间,他工作积极、大胆热情,受到领导和战友们的称赞。

  1946年党组织把张友三同志从延安调到甘肃工委(驻庆阳)担任秘书工作,一年后,他肩负着党的重托、奔赴新的战场——敌占区平凉县。友三同志担任平东工委委员、游击队长。他根据甘肃工委“必须大力开展与建立城市工作,求得在解放城市时能适应配合及有秩序的接收与管理”的要求。他和向景义、韩天俊三同志“在平东工委领导下,着重研究与进一步建立开展平东城市工作,特别是注意开展平凉工作”。张友三同志按照工委分工,主要开展平凉市区地下党的工作,在农村侧重四十里铺以上泾河北岸及梨花塬(白庙)一带农村地下党的工作,在他的负责下,这些地区的地下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卓有成效。

  深入敌区 搜集情报

  平凉地处西兰公路要道,系陇东重镇,既是陇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解放战争时期,蒋介石、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调兵遣将,在这里屯兵十万余,把平凉作为进攻我陕甘宁边区党中央的反革命前哨,敌伪党、政、军、警、特、宪横行,白色恐布笼罩古城。在这种环境下开展地下工作,稍不留意就会出大问题。张友三同志凭借着他长期与敌斗争经验和机智勇敢、多谋善断的革命胆略,在敌人鼻子底下开展工作。他有时以挑担卖菜为掩护出现在城内的街道或集市,有时以商号相公面目出没在商行、学校、店铺之中,有时以庄稼人模样来往于城乡村庄。他在城区的工作任务主要是:一是收集敌人军事情报,把敌人的军队编制、装备调动、人数等情况搞清楚,逐级向边区汇报;二是做各界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积极利用关系开展工作,直接和伪专员、兼保安司令周祥初联系,并派韩天俊同志到保安副司令任谦的卫士班开展工作;三是调查敌伪党、政、军、特人员姓名、职务、思想倾向和地方各单位,乡镇人员、教育界的校长、教务主任的思想动向等情况。由于敌人增兵布防,以查户口的名义经常搜捕我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给党在城区开展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有一次,张友三同志在城区开展工作,他前脚刚踏进单家川地下女党员章文藻的家门,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吆喝声,章文藻迅速跑到门房口去看,听说是查户口来了,她急忙跑到房内,叫友三佯装睡觉,盖上被子,章文藻坐在炕头做针线活儿。这时敌人进门后东瞅西瞧,眼睛盯着炕上睡觉的人历声问道:"炕上睡的是谁?”章文藻的妹妹灵机一动:“我姐夫。”敌人看着屋子里再没有什么人,扑了个空,沮丧地出去了。章文藻这才松了一口气,友三同志被巧妙地掩护了过去。

  1948年春,甘肃工委决定迅速把赵寿山(国民党17师师长,共产党员,后任我军38军军长)的起义通电及时送到国统区敌伪党、政、军要员手中,形成强大的政治影响。为了及时完成任务,张友三同志带着通电来到平凉东城门口。他见城门半开,城内警戒严密,岗哨林立,过往行人统统都要进行盘问和全身搜查,要想把通电带进去,需要冒极大的风险。友三远远地盘旋着、思索着对策,见机行事。这时远处走来一个妇女,她手里拖着一个小孩,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那拖着的小孩又哭又闹,也要妈妈抱上走。友三见此情景,急中生智,三步并做两步地赶上来,抱起那个小孩,顺便把“通电”塞到小孩的棉背心底下,一边哄小孩,一边大模大样地走向城门,盘查哨兵把友三全身上下都搜查了一遍,未查出疑物,这才放行。待进了城门后他对那个从不认识的妇女委碗地说:“我和他爸很熟悉,过后来看你们。”然后,他来到邮局巧妙地把“通电”全部发到了敌伪党、政、军要员的手中,扩大了影响,动摇瓦解了敌人。张友三同志还通过高嵩山爱人贾莲玉(地下党员)结识了平凉敌军的电台译电员金元初,并很快做通了金的工作,建立了统战关系,金愿意提供军事情报,这样张友三不断派人从金元初的住处取得军事情报,及时派人送到上级党组织那里,由于工作周密细致,从未出过任何问题。

  发展党员 壮大力量

  1948年冬,张友三同志受组织派遣,秘密进城后按照党的“开展新的为主,整顿旧的为辅”的方针,积极开展了党的组织建设,以发展党员、建立内应力量为突破口,深入开展城市工作。平凉市区原来的党员由于敌人的多次破坏大都离去,转交给他的只有女师吴有奎、保安五中队队长刘良玉、贾莲玉、朱耀林、伪县政府的曹俊轩、张耀坤等六人,这些联系点确定后,为了保证地下工作不被敌人破坏,他和其他负责人严格执行西北局、甘工委“关于敌区秘密工作的规定”:谁发展的党员由谁联系,党员之间不发生“横”的关系。通过一段时间艰苦的工作,他很快在城区建立了女师附小、伪县政府、清平小学、紫金城、单家川等六个联络点,各点的负责人都和张友三发生联系,提供情报,开展工作,秘密发展党员。经过数月的努力,至当年底市区党员增加到18人,开展的办法是由农村渗透到城市,即是在农村党员中找城市亲朋关系建立桥梁,然后直接领导进行建党工作。由于基础工作扎实,组织发展很快,截至1949年第一季度,市区党员发展达到73名,到同年6月15日,平凉县(市)党员已达到740名,其中市区党员240名,其分布遍及城市各个机关、各个行业,仅城市党员就增加了三十倍。张友三同志为了掌握敌人内部情报,及时搞好瓦解、策反工作,介绍并发展了伪保三团九中队中队长扬松年,多次利用扬松年的身份掩护群众和地下工作人员做了大量工作,扬松年同志在营救任谦出平凉进边区以及以后为革命工作,都表现得极为出色。

  在城市大搞发展党员、壮大党的队伍同时,张友三在农村,则采取工委委员分工包片,委派联络员分级进行领导。张友三同志分工负责梨花、什字地区党组织的发展工作,派温兴发负责联络,基层组织由朱凤山、段富业、张耀堂为联系人,主要活动在泾河北岸的梨花、西刘、二府、郭家园子、七府、韩岭、杜家沟、马家庄一带。为了地下交通工作的需要,张友三等同志开展了红村子工作。在红村子里,都由地下党组织群众推选村长,要求村民注意来往行人,有情况及时报告村长,凡遇我们接送联系的人,不能打问情况,不许走漏风声,注意保密。他们曾在梨花原一千多人的庙会上,公开宣传党的政策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起到了宣传群众,瓦解敌人的作用。为了控制敌人的哨点,避免伪乡镇搜捕我地下党人员,从四十铺到平凉城的各村庄的盘查哨上都换上了我们的地下党员和红色群众。1949年春季以后,张友三同志负责的泾河北岸军张、民张、西刘二府庄、梨花塬一带的盘查哨点上都换上自己人,对敌伪便衣特务严加监视。1948年冬天,伪政和乡兵役干事田斌(地下党员)将护送的二十多名壮丁于三十里铺沟口放了,伪县政府兵役科得知后,派督察员到政和乡找麻烦,工委指示张友三同志和军张地下党组织将其抓获镇压,但遗憾的事两次都未抓到。后张友三传信予以警告,该督察员也有所收敛再未敢问过此事。张友三同志就这样”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孤立敌人、打击敌人。

  “化国为共 化敌为友”

  张友三同志在开展地下工作中,始终坚持党在白区“名为国、暗为共,化国为共、化敌为友"的方针,把统战工作和建立两面政权始终作为城市和农村的主要工作去做。张友三同志进城后,在伪职人员中发展党员48名,建立各类统战关系37人,分别分布在县政府、瞥察局、宪兵民教馆、敌八二军电台、高等法院、伪自卫队敌后勤鞋厂、镇公所、电报局等单位。张友三同志为了把统战工作进一步做到上层人士中,他通过女教师员张心(地下党员)并亲自做通泾川伪国大代表马素珍的工作,马表示愿意跟共产党走,在平凉解放前夕的国民党军政委员撤离时,马素珍亲自表示决心,留平凉为新政权服务,在庆祝平凉解放的大会上曾作为妇女代表讲话,热烈欢迎平凉解放。在张友三的指导下,还做了泾川自卫队总队副队长刘彦发的工作,在国民党撤离中,刘将自卫队带到白水、四十里铺途中,故意将队伍带乱,让自己队各自跑散,刘彦发到平凉后亲自将一匹马、一挺机枪、两支手枪、几百发子弹、交给了张友三同志。

  1948年4月,张友三等同志根据平东工委的安排做平凉保安副司令任谦的工作,促进任谦的思想转变并加入了地下党,6月8日任谦被叛徒出卖,在国民党中统局电令甘肃调统室派高级特务头子王富国带领四名特务、敌八二师配合、敌城防营一百多人包围伪专署逮捕任谦时,张友三同志秘密潜入城内地下党员赵益斋的家里,指使人转告保安队扬松年、刘良玉(均为地下党员)一定要设法保护好任谦。同时张友三立即派人将紧急情况汇报甘工委,并与平东工委书记张可夫等策划营救任谦的办法。随后张友三派人将扬松年、刘良玉秘密叫到赵益斋家研究具体营救任谦的出城方案,直到把任谦营救出城,经过四十铺渡泾河上北塬安全进入边区,张友三和工委的同志才松了一口气,光荣地完成了这次营救工作的任务,谱写了统战工作的辉煌篇章。

  策反失利 战友遇难

  为了迎接平凉的解放,策划瓦解敌自卫队投诚起义,缩小敌对势力,壮大革命力量。张友兰和工委其他负责同志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平东工委武工队指导员阎生甲同志悲壮牺性是革命的一大损失,也是惨痛的教训。1949年元月,平东工委书记张可夫、副书记李义祥、委员张友三及阎生甲同志在土谷堆杨老汉家开会,研究做平凉县政府自卫队中队长段祥麟的策反工作,当时分析的结论是,阎和段幼年的关系就不错,同在自卫队当兵时拜过把子,并且段祥麟之妻是阎生甲资助花钱娶的。根据上述情况,有意争取把段和他带的自卫队拉过来,即使拉不回来,段也不可能坏事,这样一来,工委决定由张友三和阎生甲一道进城去开展这项工作。

  五日,阎、张两位老交通受命后,从土谷堆出发直奔平凉城,他们商量的决定是,先由阎生甲一个人去找段祥麟做工作,张友三在东关等候,接头地点在北沙石滩头道渠边。下午阎生甲找了段后,回到接头地点对张友三说,“段祥麟有可能拉过来”。张问道:“段说了些什么?”阎回答说:“段祥麟问咱们来了多少人?我回答就我一个人”。这时的阎生甲同志哪里知道,段祥麟在和他接头后,立即将这一重要情报向中统特务、敌县自卫总队长杨宗辉、伪县长姚佑生告了密。当阎生甲和张友三两人又返回平凉闹市区船仓街时,张友三发现对面商店的长凳子上坐着一个青黄面皮,并假惺惺的向阎生甲招手的人,叫阎过去坐。商店周围已有几个贼头贼脑的便衣在盯梢,张友三根据阎生甲以往的介绍,判断长凳上那个皮笑肉不笑的青黄面皮的家伙就是段祥麟。就在阎生甲同志一刹那间发现段的神情反常时,在危急之中的阎生甲同志转向十多米的张友三,给张使眼色,暗示自己已不能脱身,让战友尽快离开险境,不能双双都落入魔掌。张友三同志心领神会迅速挤进了人群。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段祥麟一摆手,四名便衣特务蜂拥而上,七手八脚把阎生甲按倒在地,用麻袋包了头,五花大绑起来,架到洋车上一溜烟儿向东城门去了。张友三同志势单力薄,面对此情无还手之力,亲眼见战友被敌人抓走,心如刀绞一般,他快步跨过中山桥在一家肉铺里买了几斤大肉提在手里做掩护,迅速出过店街到紫金城,待天黑,他摸黑沿南山根小路跑到了四十里铺,马上通知地下党组织各联络站,说明敌人已掌握了我们的行动计划,开始下毒手了,为了防止地下党免遭更大的破坏,通知各地下党员迅速转移以防不测。

  张友三为了探明阎生甲被捕的下落,于次日又化装成店员,来到平凉北沙石滩杨德义(回民、统战对象)的铺子里打听消息。突然发现铺子门前便衣很多,他们盘问张友三找杨德义干啥?张友三随机应变地说: "杨先生说给我们的掌柜两匹条子布,不给就算了,叫人跑了一回又一回的”。他佯装生气的样子很快走开,转身和门口小孩混在一起滑冰,掩护了过去。后来,友三同志多方打听才知道在逮捕阎生甲同志的头一天晚上,杨德义已经以“共产党嫌疑分子”逮捕了。就在阎生甲同志被捕的当天夜里,敌人妄想利用严刑审讯搞出地下党的组织。阎生甲同志宁死不屈、大义凛然,面对特务杨宗辉、伪县长姚佑生、伪专员康冠儒的残忍酷刑,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血肉模糊,但他始终没有暴露组织和同志,敌人无奈把他送到八二军马继援匪部集中营,杀害于平凉东郊七里店。阎生甲同志光荣牺牲后,张友三和平东工委的同志异常悲痛,他总结了这次事件的教训,向甘工委写了报告,甘工委书记孙作宾同志对这次事件极为重视,并作了重要指示。直到解放后,张友三同志担任平凉县公安局长,才陆续把段祥麟、姚佑生、杨宗辉等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抓获。我人民政府于1951年6月10日依照镇压反革命条例,对段祥麟、杨宗辉、姚佑生等反革命首犯执行了极刑,为战友、烈士阎生甲同志报了仇,雪了恨。

  革命到底 保持晚节

  1949年7月30日,平凉县城解放了。张友三同志和他的战友们积极投入到解放和支前工作中,8月3日平凉县政府和中共平凉县委正式成立,张友三担任县委常委、公安局长,他带领公安战士为肃清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和保卫巩固新的政权做出了贡献。1951年后他陆续任平凉地委统战部长、兰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委统战部处长,一直致力于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和许多老干部一样,受到错误路线的迫害,一度失去为党工作的机会,但他身处逆境却对党的信念丝亳没有动摇。他经常告慰自己的亲友说:“党的事业是不会中断的,党的正确路线一定是会恢复的,党也是不会忘记我的”。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坚强信念。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省委及时平反纠正了他的问题,安排他为省参事室副主任、党组成员、省政协委员。复职后,他衷心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对祖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充满信心,在有生之年仍在为党和人民做贡献,在全省统战系统中有较高的声誉,就在他病重住院前夕,还参加机关领导班子会议,研究解决机关工作中的问题。

  张友三同志与世长辞了,但他永远活在平凉人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