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崆峒

<

难忘的一段历史 (革命者的足迹)——记张友三开创米家湾红色据点

发布时间:2022-02-15 来源: 崆峒党史
【 字体:
分享到:

  我很小的时候就耳熟父亲常讲地下党员张友三,蔡(柴)学侃,向景义的名字,但不深知其义。多半个世纪过去了,父母与兄长的离世,直至2018年我编撰家谱翻阅哥哥生前亲历亲闻的笔迹记载,由衷地浓浓家国情怀油然而生。

  那是1947年2月,中共中央提出要“在党的领导下,放手发动群众,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建立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孤立反动派,依靠人民力量,彻底粉碎国民党进攻的方针”。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奉中央命令,在全国各个战场发起自卫反击战,结束了战略防御阶段,迅速转入了战略进攻阶段。10月10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响亮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

  平凉地区,作为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外围地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甘肃和大西北的重要门户。认真贯彻和实施中共中央的号召和毛泽东的指示,进一步做好党在国民党平凉统治区的工作,对于解放平凉,以加速大西北的解放,从而有力的推进全国的解放至关重要。

  1947年8月,中共甘肃工委专门派张友三来平凉平东工委通知会议,并传达甘肃工委对平凉平东工委的指示,增补张友三为平东工委委员到平凉县负责开展党的工作。大力开展群众工作和统战工作,使党的工作与群众工作相结合,通过群众来掩护和扩大党的组织。

   友三初到家中

  张友三扮演成商人,身背搭子握着一根棍子只身来到距平凉县城五六公里米家湾村小岔河沿,(因门前有一条小河故称小河沿),自称是个生意人,天黑难能前行,在此借宿能否成?父母客气让进门,连说能成能成。母亲做饭又烧炕,被褥枕头齐备上。友三与父拉家常,说话时间比较长,吃饭话毕要交房费,父亲拒收使不得。友三二次上家门,携带同上次一样的物品,交谈当中父亲问:“兄弟你非生意人”,友三反问何此语?两次来家东西同,友三与父相互看,不约而同笑出声。从相识到亲近,友三说话很谨慎,回答提问讲分寸。自称他爱穷苦人,最恨老蒋马家军。拥护红军共产党,希望民众搞斗争。

  就这样父亲有幸结识了上门的中共平东工委委员张友三,通过他的宣传交流启迪唤民与敌斗争,饱受苦难的父亲伸张正义坚决支持,明确表示利用家里旅店有利条件为地下党员提供食宿。说“家里虽贫苦点,但吃饭住宿有保证,小岔河沿很偏僻,政治事情没人问。你为民众费苦心,啥时来家都能成”。还说“任家老家在大陈,对外你说大陈人,祖籍亲戚年代久,娃娃把你叫表叔。院里住着两兄弟,忠实不会走漏风。若遇紧急翻墙过,拐弯进沟到山中”。父亲为安全掩护还特意在窑内又设挖了一拐窑,专为友三等地下党员秘密活动所造,极为隐蔽。

  从此,这里成为交通联络秘密活动红色据点,家里旅店不断有地下党员陆续出入,如李栋,向景义,张友三(均为平东工委委员),蔡(柴)学侃,闫生甲等革命同志常常来往居住聚集进行党的地下秘密活动。同时父亲也加入到了党的地下工作行列,负责掩护协助地下党员搞联络、侦察等任务,母亲承担食宿照顾养护伤病员的重任。

  父亲母亲起早贪黑里里外外更忙,担子更重,任务更大。不但要照顾好他们的食宿,更要设法保护地下党员的安全。事事要操心周全,唯恐有一丝闪失招来杀身之祸。据母亲所讲,当时国民党马家队伍四处搜寻我地下党组织和地下党工作者,他们随时上门搜查,还要住店食宿。那时一旦发现我家有地下党员,不但全家要满门抄斩,而且更重要关乎地下党员,党组织工作会遭受更大损失。每次当马家队伍的人来住店,询问地下党员时,她的腿发抖胆颤心惊,唯恐敌人发现我地下党员。忠心耿耿的父母在高度责任精神状态下,始终冒着生命危险,置性命于不顾,不惜一切为配合党组织工作出力流汗。全力以赴掩护和帮助我党地下工作者顺利开展工作,坚定地和地下党员工作者一道为解放平凉,解放大西北和推动全国解放付出自己的努力,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与敌斗争

  张友三,甘肃靖远县石门张家庄方位城正西边。年纪15参加革命,同年(1938年)加入党组织,赴抗日战争前线打日寇,日寇投降后任甘肃工委秘书。

  因革命工作斗争需要和其他地下党员一样隐蔽身份,从登家门至解放这段日子,友三恰24岁、哥哥任军15岁,他们朝夕相处,哥哥眼观耳闻地下党员活动事,常常大哥和二哥任杰帮着地下党员放哨。友三负责平凉城区城东片工作,每天晨出晚归没消停,身背搭子装物少,仅装黑褐土疙瘩。惯例进城肩上轻,而且着装易变更。由城返回肩挑担,框中装满药和布。寅时启程过泾河,沿河小路向东走。工作都是秘密行,重视军政保甲情。出入敌区心镇静,观察敌人啥动静。半夜狗咬侧耳听,时刻警惕有敌情。独身一人常往来,也有两人结伴行。生甲学侃向景义,李栋化名韩天俊。秘密活动在家中,回忆起来不陌生。隐蔽战线巧周旋,东奔西跑创局面。

  当时国民党马匪统占平凉全地盘,气焰嚣张疯狂镇压革命。就在白色恐怖下地下党员无所畏惧,张友三,向景义,李栋,蔡学侃,闫生甲,良玉等秘密策划打入敌人内部搜集敌情报。精心应对制敌人,设法瓦解其核心。甘肃两委都重视,具体工作责任明。友三接头周祥初,李栋负责任司令。均拥共政治求进步,重要情报愿透风。部署下面安插人,艰苦工作关创过,策反初步有成效,顽固敌人有警觉,蛛丝马迹掌握了,密报主席郭寄桥,党内叛徒高遂夫,告密敌特“翻了船”。

  任谦被出卖,暴露。国民党派军队来势汹汹,要抓任谦入牢笼。平凉专员周祥初,任谦司令亲外甥。密给任谦透消息,任谦思想有准备,马家军队围专署。任谦藏到伙房里。打伤自己穿炊衣,脸上涂抹锅底黑。烧水做饭很卖力,的确像个做饭的。敌军搜寻过几遍,未曾生疑看破绽。保安部队常操练,整伍出城寻机缘。任谦着装士兵服,扛枪列在队中央。举止行为士兵样,逃离虎口把路上。友三营救护转顺,秘密藏匿在家中。马军闻讯紧随追,受挫失败已告终。

  任谦由父母秘密养护数日,风头过后由叔父任振芳用毛驴护送延安。

  任谦离开司令部,激进骨干会牵连。任谦部下任文选,保安队长蒋寿山。躲避马军追捕令,地下党员里外应。秘密来到米家湾,藏匿家中月余天。白色恐怖势头过,帮助搭车去西安。

   烈士闫生甲

  平凉斗争是前路,友三担任工委员。宣传民众唤觉醒,组织起来搞斗争。创建白区党组织,壮大我党战斗力。开展敌后武工队,扰乱敌人各领域。钻进敌人心脏里,策反瓦解敌势力。

  友三和生甲策反县敌人,生甲痴友情探底犯冒进险入敌牢笼。县府自卫中队长段祥麟告密指认;时任县长姚佑生审问命令抓捕;民政科长杨宗辉酷刑逼供,三人罪恶使生甲酷刑受尽。要问酷刑有多苦,犹如当年渣滓洞。油锅熏烤钢钎烫,双臂反绑木椽上。脚底垫碴上横杠,十二狗腿全站上,昏死过去水激活,威逼质证仍不放。生甲顽强无畏惧,痛斥求荣负义人。敌特黔驴技穷尽,奉转生甲给马军。生甲邢前义凛然,昂首挺胸步向前。高呼口号情镇静“共产党员死何妨,蒋家政权要灭亡。革命一定会胜利”。友三提前到现场,目睹战友把刑上,哀痛无力救友还,如同刀割伤心肝。战友生前呐喊声,字字句句记在心。等到胜利那一天,血债要用血来还。

  马匪最疯狂,刀砍生甲八件亡。身首分离惨不忍睹,头悬城门不让收。战友洒热血,友三现场观。策划事突变,友三身脱险。转移其家属,避免敌株连。生甲牺牲满半年,友三牢记烈士案。平凉解放乌云散,地工友三管公安(公安局长),督办烈士惨痛案,缉捕众兄恶罪犯。逐人分判均得刑,枪决三人祭闫魂。罄竹难书敌特罪,血债血还慰闫灵,要问烈士住何地,家是镇原新城人。

  地下党员蔡学侃在解放兰州战斗中牺牲,被马匪残忍杀害。这是父亲常讲我印象极深刻,但遗憾的至今未看到烈士的记载。

  青山埋忠骨,史册载功勋。

  革命先烈,浩气长存。

   风雨共济友谊情

  任家助党有两年,父母期盼地工安。白色恐怖凶险多,掩护地工没耽搁。五叔四叔和大爹,心知肚明不外宣,闻知地工活动事,埋藏心里暗喜欢,外人问及友三情,对应商贾远方亲。食宿茶水保证供,不收分文心赤诚。地工同志留转言,辩清来人才吐谈。马军门前大路过,人数辎重记在心,耳闻目睹城乡事,面向友三述说清。

  地工情系任家人,同心凝结情谊深。周边战事正吃紧,欲送任军(顺民)到边城,平凉解放枪声停,带领任军干革命。五叔年壮志气旺,安排平丰任乡长。友三政绩显才干,任用职务渐升攀。身居高位情不变,相见父辈笑开颜。知心话儿述不尽,离别难舍分。父与友三向景义,受诬遭难略相同。父亲亡冤得雪耻,友三景义见光明。地工革命属先锋,日月同同辉永留名。如今先辈天堂去,为民丹心万年青。

  父辈助党无它求,翻身解放喜眉头。农村“四清”父蒙冤,创巨痛深苦难关。党和政府政策好,拨乱反正父魂安。

  回首建立新中国革命历程,曲折不易洒满鲜血的路上,一个个脚印记载着多少风雨与沧桑,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才赢得了国家的独立和民族解放。

  缅怀革命先烈,家国情怀激荡无比,让我终生难忘革命者的足迹,难忘生长在这块洒满鲜血和汗水的热土。不忘初心,牢记历史。继承优秀传统,弘扬红色历史文化,传承红色基因。让五星红旗永远高高飘扬。

  向革命先辈致以崇高的敬意!

  革命先烈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