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崆峒

<

风烟漫卷平凉城——漫谈平凉城历史遗迹

发布时间:2022-03-13 来源: 崆峒党史
【 字体:
分享到:

  在平凉城南距南门什字五里处,有一自然村庄,因何姓人最早居住于此,现亦为何姓之人居多而称之——何家庄。该村庄地处八里庙沟河谷中段东侧圆顶山腹部,座东北面朝西南,且有水泥乡村大道直通村中。由于特殊的位置和山势,厚重的圆顶山阻挡了西北寒风的侵袭,冬天避风向阳暖和,夏天阳光照射充足。一年四季,只要日头从东边的圆顶山头冒出便能从早晒到晚,大自然给了何家庄的偏爱,享受到了太阳更多的恩赐。村民们在鸡鸣狗叫声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天看庄前杏花粉白,夏天观庄下河水咆哮,秋天望明月高悬,冬天享太阳温暖。数百年来,时间的年轮在不经意间刻在了沟沟岔岔间的山峁峁之上,把一代又一代熟悉的人送上了圆顶山,深埋在厚实绵软的黄土中守望着太阳和月亮!

  何家庄除有大自然恩赐的太阳温暖,还有时间的年轮刻划在沟壑山水间的印痕,有新石器时期仰韶文化遗址——圆顶山(龟山),往北它可与平凉城北虎山相对峙,还有状如蟒蛇的——蛇山、凉水泉——马驹泉、天狗望月——月亮台、天然白杨林——沪林、树木茂密的一线天——掌子沟,有浚谷烟雨等原生态自然景观。每年夏天,发源于货郎山北麓的洪水夹带着泥沙和巨大的滚石咆哮着冲向纸坊沟河滩及船舱街两岸。在山势的阻挡和水流的冲击下,大块的巨石随水流堆积在庄下河岸。在庄前龟山下曾有一巨石横卧,据传石下有白蛇盘踞。被庄人视为“镇庄石”。可惜在一九七四年冬治河工程中被凿眼装入炸药炸毁埋入河道。

  另若您有幸,夏日清晨可矗立南门什字过街天桥向南眺望,“青兰”一桥飞架东西,天堑变通途。处在岚色氤氲间的圆顶山在晨曦烟雨中若隐若现,村内植被良好,林木覆盖率高,是天然氧吧和避暑胜地。何家庄所依的圆顶山状似神龟,是一座龟山,首南尾北,岿然不动。庄正面一道梁状如蟒蛇,是一条蛇山,头东南,尾西北,山上树木葱隆,其形宛若蛇状,蛇山与龟山相拱卫,且蛇山之下和龟山之尾都有泉水溢出,这也是灵气之所在也!何家庄处龟山腹部,蛇山护着龟山,则沉稳、安全。龟蛇静,庄则盛。静与盛,人来定,只有自然与人文结合,阴阳互通方能通达。

  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相学、占卜、预测、风水学、阴阳学即是中国传统文化也是人类社会长期历史发展中产生和积累形成的自然法则,当属社会科学之范畴。千百年来,中国文化代代相传,薪火不息,古人通过对自然现象、山川河流及规律的观察、研究,总结出相学、占卜、预测等阴阳学原理,运用于战争、农业生产生活和自然灾害的防治。在自然界,气候、山川河流的走势与流向,都受自然规律的节制和影响,任何山川河流的摆布与形成趋势都与一种看不见的无形的自然力量有关。物质世界总是对立统一,相克相生,阴阳互补而达到平衡状态。

  对此,因我们认识世界的能力是有限的、有时也是消极的!随着人类对相对论和暗物质的发现及量子学的研究,其中的奥妙深藏于物质世界之中,只有人类对宇宙及自然界的不断发现研究和自然规律的探索发现,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自然法则,只有阴阳互补,尊重自然,才能共享和谐美好的人类生活。

  平凉“官庄”漫谈

  平凉有“官庄”,在周边省县乃至全国叫“官庄”的地名不计其数,“官庄”作为一个地名,极为常见。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农耕经济占主导地位,儒家文化占统治地位。在严格的士族等级制度下无形中把人分为官、民两个阶层。汉唐乃至明清时期,有官田、私田之分,在封建制度下朝廷将大量的土地分封给藩王、重臣,或租赁给佃户生产耕作,以作为地方官府赋税收入,这些村庄亦称之为“官庄”。据有关资料不完全统计反映,全国叫“官庄”的乡镇共有9个之多。至于叫“官庄”的村子,各地随处可见。在我省靖远、宁夏海原等县,都有“官庄”这个村名。在众多区域内出现众多的“官庄”,亦非偶然。

  在古代,“官”主要有“官吏”和“官府”两种解释。作为地名,“官庄”也主要有三种由来:一是因为村里或族内出了大官,引以为豪,于是改名为“官庄”。二是因为耕种的是官府的田地称为官田,于是得名“官庄”,这种情况比较普遍,作为“官庄”,即官府管辖的庄田。在明朝洪武年后,为增加朝廷赋税收入和防止土地兼并设置了大量的“官庄”把官府管理的土地租赁给佃户耕种。三是封建皇帝对藩王的爵位世袭实行土地分封形成“官庄”村落。如在明代就藩平凉的韩藩王其子嗣受封的龙隐寺“官庄”等。

  据相关资料:在今天的山东费县梁邱镇,有个村子叫仁厚官庄。村东的农田里,有一幢石碑,是明代费县知县杨果万历四年(1576年)所立。该碑详细记载了当时的全县土地荒芜情况、土地抛荒的原因、官府的垦荒政策,以及庄头姓名、四至范围等。从碑文看,这是知县杨果到任一年后设立的第一批官庄,共有40多处。当时,每个官庄都立有这样的一幢石碑。仁厚官庄的这幢石碑,不仅说明了“官庄”地名的由来,而且对于研究明代的土地、流民、赋税政策,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另明代“洪武”年间,因元末战争不断,人口大量减少,明朝建立后为发展生产,把大量人口密集地区的人往无人区迁移。移民是分批到达的,先到的往往占据肥沃便于灌溉的土地,而后到的自然地去贫瘠的湿地或高地去生活。本来这些移民就故土难离,不愿迁移,又分到较差的土地,闹着要回原籍,政府为平息这一事端。决定让到较差土地的人不用交租,为了便于征租人区别,给这些不用交租的村庄名里加一个“官”字。如,宁夏海原县的“武家官庄”传说是由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迁徙至海原而形成。

  在平凉城周围至今被称作为“官庄”的有龙隐寺官庄、鸦儿沟银洞官庄、八里庙官庄、麻武河官庄、青龙山官庄等。且这些叫做官庄的自然村中,除鸦儿沟银洞官庄现无朱姓人氏居住外,其余都有朱姓人氏繁衍居住,这充分说明平凉“官庄”是韩藩王就藩平凉后分封土地后繁衍形成村庄所致。另据居住在这些村庄的朱姓人传说,其与明代平凉韩王朱氏有渊源关系。曾有崆峒镇官庄村庙底下社的朱姓人氏说,他们是朱元璋的后代!至于这个传说是否确切,目前尚未找到充分的史料纪实及宗族家谱人口繁衍历史记录。但国人自古以来把姓氏和名讳看的极为重要,有“坐不改姓,行不更名”的秉性传承。

  所以姓氏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系穿在氏族人口繁衍发展中的一条主线,是历史发展长河中人类迁徙繁衍过程中遗留在古老土地上的图腾文化脉络,以姓氏为单元形成的村落则是家族繁衍兴旺的体现。史料记载,在明代朱氏韩王就藩平凉二百余年期间,在所处的农耕经济时代,其子嗣必长期繁衍聚居生存于平凉土地之上,围绕“韩王府”及韩王分封便产生了数个“官庄”、“二府庄”、“三府庄”、“七府庄”、“军张”、“民张”等地名及朱氏后裔在这些村庄繁衍的历史人文脉络。

  在平凉悠久的历史文化中,宋、元之前,平凉地处边关要塞,战事频繁,杀戮不断,民众逃亡迁徙,众多村落则不复存在,人文历史屡遭严重破坏。而现代存留较为完整仍然能够察觉观瞻的依然是明代人文历史文化迹象。诸如,明《平凉府志》、平凉府城图、明韩王府、明代国槐、明紫金城、大明宝塔、城隍庙、明城墙、崆峒山隍城及碑刻等等明文化遗迹予以佐证。而在平凉璀璨的地名历史文化中,某些明代街名、村落地名包括自然村名甚至在近、现代还被保留沿用。

  平凉“官庄”则是明王朝韩藩王在平凉衍演沿袭存在的烙印。明史记载:明王朝建立后,明太祖朱元璋,实行中央集权制,为对全国地方政权进行监视,大肆分封藩王。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明太祖分封第22子朱盈为安王,封国在平凉。永乐6年(1408年)安王朱盈来到平凉就任十年后死,葬于安国镇油坊村,其墓冢当地群众称“王子坟”。朱盈无有子嗣,藩安王被废除,撤销其僚属及乐户,仅留典仗校尉百余人看守安王陵园。

  韩王朱松,是明太祖第20子,也是洪武二十四年封为韩王,原封地在辽宁开源,因为开源是边地经济落后,长受外族侵扰,韩王以自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为由,未到辽宁开源上任,一直留在京城并于永乐五年薨。永乐七年,其子朱冲或嗣位,是为韩恭王,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韩王改封于平凉。宣德五年(1430年)韩恭王朱冲或与襄陵王、乐平王来到平凉就藩任韩王,韩王共传11世,即宪王、恭王、怀王、靖王、惠王、悼王、康王、昭王、定王、端王和末王,直到崇祯十六年(1643年)末王被李自成起义的队伍擒杀。在明王朝建立的封建集权专制的276年间,韩王在平凉就藩213年。

  藩王是明洪武年间,朱元璋派往各地监视地方政府的机关,永乐皇帝以靖难之名夺得皇帝位之后,就逐渐削去了藩王的兵权,并规定藩王没有皇帝的玉玺,是不准离开自己的封地,这实际上就等于剥夺了藩王出入封地权。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韩藩王在平凉就藩数十代,其眷属子嗣在平凉繁衍生活的213年间,朱姓人丁家族的兴旺庞大。

  在封建集权统治的农耕经济时代,享有爵位的藩王诸侯必享有土地分封。因此,地处平凉的诸多“官庄”是由韩藩王分封而来,有其历史根据和渊源。地处平凉城西郊西北八里处的龙隐寺官庄,依泾河之水,俯龙首山之脉,这里在封建社会生产力水平和抗御自然灾害能力较低的封建农耕社会时代,则是人们首选的宜居村庄,朱氏子嗣受封于此有其历史必然。距平凉城南门外八里处的八里庙官庄,在原八里庙遗址“庙疙瘩”周围有大量可耕种土地,该“官庄”地势背风向阳,土地阴湿宽广,距城近而不喧闹。且这两个“官庄”至今尚有朱姓人口在这里繁衍生息,传说和他们自述与明代平凉韩藩王族朱氏有渊源关系并不牵强。

  养子寨的传说与渭州宋夏之战

  养子寨,隶属崆峒镇太统村,依泾河之水,傍龙尾山之脉,佑崆峒圣境。这个坐落于平凉城西西川中央三面环山的寨子,横亘西南方的太统山、仰驾山(现名杨家山)屏障将来自大阴山的寒气隔挡,西北望驾山、龙尾山阻隔了西北寒风的侵入,温暖的阳光照在西川之上,四季分明,冬暖夏爽。小西川堪称江南小阳川,缓缓的泾河水,浇灌着平展展的农田,因土地肥沃,光照充足,油菜、麦类等作物生长茂盛,且较之其他地方均早熟数日,该寨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宽阔的崆峒大道穿村而过,全村百十户人家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相传,北宋仁宗年间,宋、夏连年战争,夏主李元昊向大宋下战表,率兵进犯渭州(平凉)在渭州城西摆下三道天门阵,诱宋军深入,渭州城告急!渭州经略使差使星夜兼程,将战书送往东京汴梁,仁宗皇帝阅战表龙颜大怒,下令调遣镇守山西雁门关的杨家将前往渭州解围。杨家将六郎延昭接诏率子杨宗保及身怀六甲的儿媳穆桂英率领三千精兵催马扬鞭疾驰渭州。杨延昭及子杨宗保、媳穆桂英带兵驻扎渭州城内,老百姓杀猪宰羊,备酒夹道欢迎。杨延昭及杨宗保、穆桂英子媳催马来到西城,伫立城楼向西观望,只见黑压压的夏兵夏将,在城西十里之内布下三道天门阵。一群夏兵夏将挥舞狼牙棒在城门下呐喊叫阵。杨宗保、穆桂英见状,策马持枪冲入敌阵与夏兵展开激烈的拼杀,杨延昭伫立城楼助阵,夏兵将一看穆桂英肩上的“穆”字令旗,目瞪口呆,几经交战,个个败下阵去。霎时,布防严密的第一道天门阵被穆桂英杀出一道豁口,夏兵夏将退出天门阵败逃,穆桂英破阵收兵回营。

  穆桂英率兵马在城内休整数日。一日,又有夏兵立城门下叫阵,穆桂英带精兵良将出城门,策马前往二天门迎敌破阵,在阵前几个回合,夏兵将那是宋军的对手,穆桂英持佛母紫金枪杀的夏兵阵脚大乱,哇哇乱叫退回三天门。穆桂英见敌弃阵败退便乘胜追击,夏军败兵如山倒,横尸遍地,宋军杀的天昏地暗,穆桂英一举大破三天门阵,夏兵惨败,越过泾河绕龙尾山向三关口、瓦亭峡撤退,穆桂英策马追击至距泾河南岸不远处一寨前,忽觉腹中胎儿翻动,肚子一阵阵隐隐作痛,穆桂英勒马前往寨中,在寨子一土墩生下令子杨文广。

  竖日,六郎杨延昭,子杨宗保带焦赞、孟良率兵马追击夏兵,夏主李元昊据守三关口天堑,屯兵瓦亭峡。六郎杨延昭及子杨宗保大胜元昊于三关口,令焦赞、孟良屯兵筑城安国镇,欲与元昊展开决战。

  这些优美的故事都是养子寨与杨家将之间的历史传说而已。无独有偶,在宁夏蒿店六盘之下、平固之交,有三关口,谷依群峰,关临深谷,两山加峙,形势险要,在峡谷岩石上刻有“三关口”。传说为“杨六郎镇守三关口”即杨六郎延昭把守之三关口。在三关口东侧临312国道旁建有六郎庙,山门塑白马二匹,有碑文记载重修六郎庙和杨六郎抗夏的故事。由“三关口”向东,至安国镇东有座古城墙遗址,俗名为“焦赞城”、“孟良城”谓是焦赞、孟良抗夏所据而守。在平凉城西,依次有二天门、三天门、养子寨,谓是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和穆桂英生产杨文广之地。这些传说都是由于西夏的侵入掳掠和宋、夏连年交战,百姓负担沉重,后世渴盼百姓休养生息国家强大以及对杨家将、穆桂英英雄形象的敬拜而杜撰之,均无史实记载。在此,养子即妇女分娩生产,其词汇有别于现代法律意义上的养子也!

  据史料:北宋仁宗景祐五年(1038年),宋朝的藩属党项政权首领李元昊脱宋自立,自称皇帝,去宋封号,改元“天授礼法延祚”,建国号“大夏”,史称“西夏”。宋仁宗宝元元年(1039年),西夏景宗李元昊写信通知宋政府,希望他们承认这一事实。可是宋朝大多数官员主张立刻出兵讨伐西夏,兴师问罪。于是宋仁宗于当年六月下诏削去元昊官爵,并悬赏捉拿。从此,围绕渭州宋夏边境长达三年之久的宋夏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战争全面爆发。

  北宋宝元二年(1040年)三月,西夏景宗元昊进攻宋朝。元昊一面率军佯攻北宋的金明寨(今陕西安塞南部),一面送信给宋朝延州(今陕西延安)知州范雍,表示愿意与宋和谈,制造假象,以麻痹范雍。范雍却信以为真,立即上书朝廷,对延州防御也松懈了。

  同年七月,元昊派大军包围了延州。宋朝大将刘平、石元孙奉命增援。当他们到了三川口(今陕西延安西北)时,遭到西夏军队偷袭,遇到西夏军队重重包围。刘、石二人率军与夏军苦战,西夏军队损失十分惨重。但是因为寡不敌众,只好退守三川口附近的山坡。西夏又增援了大量军队。元昊多次写信劝降刘平,但刘平宁死不屈。

  最后,西夏军队猛攻宋军驻守的山坡。由于宋军人数太少,刘平、石元孙被俘。后来由于宋将许德怀偷袭元昊得手,西夏军队才被迫撤离宋朝境内,延州之围才得以缓解。三川口之战中,虽然宋朝成功抵御西夏军队的入侵,但是损失太多,而且宋朝甘陕青宁边境的防御也处于被动地位。

  三川口之战以后,宋仁宗深感西夏强盛,下令封夏竦为陕西略安抚使,韩琦、范仲淹为副使,共同负责迎战西夏的事务。康定二年(1041年)二月,西夏景宗元昊再次率领十万大军大举南下攻宋,把主力埋伏在好水川口,另一部分攻打怀远(今宁夏西吉东部),声称要攻打渭州(平凉),诱宋军深入。但由于当时宋朝有足智多谋的范仲淹在,所以西夏军队不敢轻举妄动。但是,韩琦不听范仲淹劝阻,固执己见,派环庆副都署任福率军五万余人,自镇戎军(今固原)抵羊隆城(固原西南部),出夏之后,伺机破西夏,殊不知西夏伏兵正等着他们。任福率军到达怀远城,正遇上镇戎军西路巡检常鼎与西夏军队战于张义堡南(西吉境内),杀死几千西夏军队,西夏也不断增援。任福军赶到当地支援,于是夏军佯败,任福中计,随尾追击。宋军由于长途追击,粮草不继,人困马乏,已是十分疲惫。追至好水川,遇元昊的西夏军队主力伏击,宋军溃败,任福等大将战死,几乎全军覆灭。好水川之战,宋朝再度失败,宋仁宗闻知后震怒,贬韩琦、范仲淹。从此,由于没有范仲淹,西夏进攻宋朝就比较轻松了。

  范仲淹、韩琦被贬谪以后,西夏又开始商议攻宋大计。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年),李元昊谋臣张元向元昊献计。张元认为,宋朝的精兵良将全部都聚集在宋夏边境地区,而宋朝关中地区的军事力量却十分薄弱,如果西夏大军牵制宋朝边境地区的军队,使宋朝无暇估计关中地区,然后即可派一支劲旅乘机直捣关中平原,攻占长安(今西安)。元昊采纳了张元的建议,派遣10万大军兵分两路大规模进攻宋朝。一路从刘燔堡(今隆德)出击,一路从彭阳城(固原东南部)出发向渭州发动攻击。宋将王沿闻知急忙派葛怀敏等人率军增援刘燔堡,宋军在定川寨(今固原西北部)陷入西夏军队的重围,宋军大败,葛怀敏等15员将领战死,宋军九千余人近全军覆灭。但西夏另一路遇到宋朝原州(今镇原)知州景泰的顽强阻击,西夏士兵全军覆灭。西夏李元昊直捣关中的美梦就此破灭。

  北宋与西夏之间发生了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等3次大规模战役,都以宋军失败而告终。虽宋在屡败之余扬言要重整决战,但实际上想与西夏握手言和。西夏虽屡胜,但所掠夺所获却抵偿不住战争中的消耗,与先前依照和约及通过宋夏民间贸易所的的物资相比,实在是得不偿失。此外,由于西夏元昊好大喜功,四处征战,国库空空如也、民间贸易中断后,西夏货币上涨,百姓十分困苦,四处怨声载道以及西夏与辽国出现矛盾等各种主观原因,使西夏不得不与宋和谈,因此,西夏天授礼法延祚五年(1042年)六月,元昊派遣西夏皇族李文贵前往宋朝京城东京议和,宋仁宗表示愿意接受西夏议和建议,并将谈判的全权交给太师庞籍。双方自第二年开始进行正式谈判,史称宋夏庆历和议,宋夏第一次战争结束。

暖阳隽语

  一座城市的生命不仅在于它的辉煌历史,而且在于它的历史遗存,平凉城作为陇东的旱码头,自古以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个小城的历史使命和文化遗存。王朝争夺、藩王割据的冷兵器时代的辉煌已经尘封,直通长安的咽喉要道依然幸存。俯瞰那些散落在现代城市中的村落遗迹,追寻消失在烟尘中的风云人物,恍若时光机的掠影,让大家感受到了来时道路的泥泞和艰辛。

  为了忘却的纪念绝对不是一句空话,站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到底要给后人留下什么,时间在问,良心在问,祖先的英灵也在问。